嚐嚐日本 不忍孩子吃不飽 小孩食堂興起

by  簡嘉潁

聽過「小孩食堂」嗎?

 

從學校騎著腳踏車就能到的距離,或許是社區服務中心、或許是普通民宅,小孩一個人也能安心上門,一邊享用鄰居媽媽奶奶親手料理、健康營養的家常菜色,一邊閒話家常—這樣的「小孩食堂」,近年以東京為中心迅速增加,至今全國已有300多間,今年年初甚至還舉辦了第一屆「小孩食堂大會」,食堂經營者與有志者齊聚一堂,切磋交流。

 

大會的中心,便是開設第一號「小孩食堂」、位於東京大田區的青果屋「だんだん(dandan)」的老闆近藤博子。

位於東京大田區閑靜住宅區的青果屋「だんだん(dandan)」,是小孩食堂的起源。簡嘉潁 / 攝影

食堂構想誕生於一次衝擊性的對話。上門買菜的國小老師提到:「我們班上有學生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。」,近藤感到非常震撼,「在食物多到吃不完、甚至被大量丟棄的日本,竟然有這樣的孩子!」

 

「如果讓孩子有個可以安心吃晚飯的地方......」2012年8月,近藤試著用店裡剩下的蔬菜做晚餐,開始了每週一次的「小孩食堂」。靠著口耳相傳,除了上門吃飯的小孩,也吸引了許多有志開辦食堂的人前來觀摩。

 

觀摩的人總會問怎麼經營,「沒有什麼經營啊,就像以前家裡醃了蘿蔔、多煮了些菜,拿去分給街坊鄰居一樣。」近藤笑笑。「青果屋不缺蔬菜,很多人還會捐米捐魚捐肉,有什麼就煮什麼。」就著現場食材,近藤和來幫忙的義工三言兩語決定好今天菜單,手腳利索的分頭料理。

小孩食堂的菜單依據當天食材決定,上週的有炸魚、涮豬肉沙拉、蘿蔔豚肉煮物、茄子味增湯、煎櫛瓜。

四點半,中學模樣的男孩探頭進來。「今天很早嘛,有人拿紅豆饅頭來喔,等等帶一點回去吧!」近藤招呼,彷彿來的是自家孫子,「你來削馬鈴薯皮吧,等等餐費算50圓就好!」男孩握拳歡呼,爽快接下削刀。

 

有時碰到捏著10圓、5圓硬幣,七七八八湊錢的小孩,近藤就不收錢,還給他包菜回去。「日本每六個兒童就有一人貧困,但外表根本看不出來差別,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,有時候來了幾次,就會願意講家裡的情形。」

 

近藤出身島根鄉下,在鄰里關照中長大,怎麼也無法放任孩子一個人孤單單吃飯,「大家一起熱熱鬧鬧,不覺得更好吃嗎?」

 

來吃飯的不只是小孩,下班歸途的單親母子檔、獨居老人、超時工作的夜歸大人…,小孩食堂濃縮了日本當前的社會課題,「食堂是個起點,我們該思考的是怎麼讓大家更容易生活下去。」

近藤的青果屋不只賣菜,除了小孩食堂,還可以邊吃午餐邊學英文、共讀繪本、喝咖啡學手語、上課後輔導...

除了食堂,在近藤的店裡還可以上課後輔導、英語教室、繪本共讀、越南料理教室…等,聽到我來自台灣,立刻笑說:「最近有人中午在我那賣滷肉飯喔!是個很喜歡台灣的女生。」

 

「東西不是不夠,而是分配不均,事實上很多人根本就擁有太多了。」你出知識、我出場地,他出食材、她出時間和勞力,「大家只要各自拿一點點出來,合在一起,就會變得很多很多。」

近藤博子的小孩食堂,濃縮了日本當前的社會課題,也讓分配不均的現況被看見。

你也會想看:

熱血醫生娘 買簡餐照顧一村老小

魚麗 用閱讀與食物和社會對話

呷米共食嚐美味 菜單跟著時令走

圖片提供:
簡嘉潁

簡嘉潁

簡嘉潁

文章 15

2011年前往日本學習自然農法,現為「上下游新聞市集」駐日記者,特別關注日本的農業、飲食、社會企業、永續生活。2015年3月升格當媽媽,正在尋找育兒與工作之間的平衡。新手母親嘴裡的日本風土,如何有滋有味?快來嚐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