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法律來自金星 事業,也要一生一世一種樣?

by  賴芳玉

五年級生的我們深受上一代的影響,認為一輩子堅守一份工作,直到退休為止,這才是做事的態度。但許多新世代的孩子已經不是這麼想了,對於這個差異性,很多人為這世代的年輕人貼上「液態族」負評標籤,但這可能是很大的誤解。

 

Emilie Wapnick曾經提出一個詞彙:「多重潛能者(Multipotentialite)」,這個詞彙形容無法被單一興趣或職業所定義的人。她認為社會文化並不鼓勵志向不明確,所以大部份人都必須選擇一個領域。然而她鼓勵多重潛能者,「發覺跨領域的交匯點,接納會帶給你更快樂與真實的內在天性。」

 

當我們用「多重潛能者」重新檢視這世代孩子的特質,就會更明白我們有太多需要被翻轉的刻板印象了。

 

 

工作的意義是甚麼?

 

工作,是為了做自己,而不是為了一份薪水。」當我問到七年級生的諮商心理師周慕姿與律師柯萱如,工作對她們的定義是甚麼時,她們不約而同地都提出相同體認。她們不願被大人或這個社會文化所制約,她們寧可做自己,也不盲目追求成龍成鳳的想像。

 

七年級生的周慕姿,她是獨立重金屬樂團「恆月三途」主唱,主要是以歌德金屬樂風與台灣本土文化作為創作基調。去年還出了專輯《花殤》,整張專輯由她填詞,以台語述說台灣早年藝妲賣藝賣笑、送往迎來的人生。但她同時也是一位行動諮商心理師,白日有接不完的個案,晚上到PUB演唱。

 

對於多元專業發展,她說:「不想只是為了一份薪水而無味的活著,而是為了做自己地過生活,讓自己不斷地湧出生命活水,也不願生命過得如此平面……。」

 

同樣七年級生的柯萱如,既是專業律師,也是配音員、電視主持人,並曾在舞台劇工作,之所以走向多元發展,與她自幼就對很多領域感到興趣,並且熱愛學習有關;很幸運地,她都獲得該領域指導老師高度肯定,但這反而讓她困擾了,因為她不知道未來究竟該往哪個方向發展。

 

後來有位導演跟她說:「這不一定是選擇的議題,我相信妳未來的某個階段,有能力找到最適合發揮能力和熱情的位置。」這句話讓她對於「選擇」不再如此焦慮,並且認知了一件事:不一定選了其中之一的發展,就必須放棄其他相同熱愛的領域,基於這樣的體悟,她開啟了多元專業的發展。

 

她說:「工作,跟你想成為怎樣的人、想過怎樣的生活是同一題。」而她想成為一個閃閃動人、精彩豐富的人,作出對這世界有貢獻、有價值,並且有意義的事。

 

看著這兩個年輕人綻放的自信與生命熱誠,讓我深刻感受這世代年輕人比我們更明白工作的意義。

 

然而,她們不擔心多元專業身分被質疑不專業嗎?

 

萱如說:「記得在荷蘭當交換生的時候,初到荷蘭,先到銀行開戶。銀行內播放著流行音樂,架上擺著販售飲料,沒人穿西裝打領帶,櫃台行員很幽默,不斷對她開玩笑。讓我一度誤認為走錯了地方。」這個經驗,讓她體悟「職業,不是只能有一種樣子。」她認為「這社會的文化太容易把『專業』等於『權威』的面貌了。」專業不一定就必須嚴肅、制式,誰說專業裡就不能有親和力、不能開心、不能讓人覺得舒服?

 

她望了望我,笑了一下,「那時候我還不認識賴律師。」我也笑了,「是啊,早點認識我,妳就不會那麼糾結了。」我向來被形容為「不像律師」,這件事很有趣,縱使我不需要穿著套裝,裝成精明俐落、不苟言笑的模樣,許多人還是知道我是一個律師,但依然形容我不像律師,瞧這社會對律師這個職業多刻板印象。

 

對此,慕姿說:「有一次,我結束演出,還身著華麗的衣服,有個案認出我來,問我難道是她認識的那位諮商心理師嗎?那時我還感到些許困窘。」但後來她找到平衡點,相信自己,自在地做自己,現在縱使穿著演出服,依然可以隨時進入諮商師的工作狀態,對她而言,這不是問題,別人的眼光或質疑,干擾不了她。

 

這兩個年輕人的故事很多,但礙於篇幅,我只能割捨,最後,我問她們對於想要多元發展的朋友有何建議,她們說:

 

一、做自己,享受生命,不要自我設限。

 

但同時你必須要有「現實感」,回頭了解自己,想要甚麼?自己的「願意」與極限到哪裡,這當中必然有得有失,你願意承擔多少、願意給出多少勇氣去面對。其中可能會因時間規劃不夠好,想像卻太美好而感到挫敗,所以建議排出優先順序,不要太貪心。

 

二、 時常提醒自己,興趣可以多元,但專業,不是玩票,每個領域,都不能輕忽面對專業的態度。

 

三、專業能多元發展,是幸運的,那麼套用TFT創辦人劉安婷演講時所說的:「我想要拿這份幸運,做什麼事情?」

 

從她們身上,我看到共同特色,雖然是多元專業發展,但「志願」卻只有一個,那就是助人。
    
她們逐夢、不逐利,寧可在大雨中不撐傘狼狽地奔跑,也不願躲在屋簷下的安逸;她們提醒了這世代的我們,是否少了一份勇氣,甘為一份穩定收入、安逸生活,逐漸澆熄自己的生命火花,也遺落了自己。

 

你也會想看:

劉安婷與陳慧潔 打破規則夢更大

社企流 為社會企業聚力

海賊王世代的魅力領袖特質

 

圖片提供:
VisualHunt

賴芳玉

賴芳玉

文章 18

提倡兩性平權的公益律師,在為弱勢婦女提供法律協助的過程中,看見性別觀點的不平衡,時常導致社會輿論及判決方向忽略女性處境。「男人來自火星,女人來自金星」,究竟法律有沒有性別之分?她要以女性視角,點出司法中的性別盲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