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n下負能量 你愛過我嗎?

by  翟敬宜

多年來,她一直想問這個人。

 

 

男人出現在她怕死單身的三十歲。幽默,風雅,細膩。他們很快牽手,在暗黑的電影院。

 

保守的年代,男子立馬帶她南下見父母。老夫妻驚喜莫名的送了金手鍊,認定準媳婦。

 

對女兒遲來的男友,她爸媽也很中意。好事,就在前方。

 

逛街吃飯看電影,他們常牽手。但兩個月,三個月,進度仍僅止於此。她甚至沒去過他台北獨居的家。

 

戀愛經驗再貧乏,她也感到不尋常。男子偶而行蹤可疑,脾氣開始變差。某個夜裡,她忍不住問,是有別人介入了嗎?

 

電話那頭沈默半晌。男子說,我不能再騙妳。

 

真相太霹靂。整整一個月,這句話像腦蟲一樣蛀進她的腦:

 

「我無法想像深夜回家,等我的是個女人。」

 

幸福像泡泡,風一吹就沒了。暴怒之下,她瘋狂纏住男子,要他也不好過。直到男子寫給她三個字:「I hate you」。

 

她死心的放手。逐漸習慣讓他淡出。一年後,她結婚了。再一年,她有了孩子。

 

原來,真實的愛是這樣的。

 

偶而,她仍會想起他。

 

想謝謝他。為了他的成全。希望已有人守著夜為他點燈。

 

雖然成分不同,這仍是一個愛的故事。

 

你也會想看:

王琄與唐立淇 樂在單身不寂寞

 

圖片提供:
江長芳

翟敬宜

翟敬宜

文章 19

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。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。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。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。典型晚熟人,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。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,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。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,若能形成偏方,歡迎一起服用。(速寫圖像©江長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