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欣的異想世界 從《梭哈人生》看中年危機

by  馬欣

一片荒漠中,湯姆漢克撐起疲倦的眼,看著前方的帳篷,被告知那就是他在沙烏地阿拉伯臨時工作的地方,他的組員電腦無法連線,也沒空調,最重要的是,沒人知道國王何時來聽他的簡報,公司卻每天打來盯業績。

 

諷刺的是,做到中階主管的他沒有別的選擇,除了外派到這裡找尋新契機,不然很可能就面臨被迫提早退休。

 

「我在什麼地方?」「我為何在這裡?」每天上午他都如同陷在深海裡,爬不回現實般地難以準時起床,那份前半生累積的推銷員疲憊,你看他彷彿如深海魚一樣突然被拉上岸來,是那樣的錯愕與精疲力竭,背後還長了一個大肉瘤。

 

這個身體與工作是否都要報銷了?你跟他同時都在疑問。

 

看完電影《梭哈人生》,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半夢半醒中,總感覺到自己在坐雲霄飛車,不知是在往上還是向下俯衝,那份徬徨,並不比年輕時少。

 

奇怪吧,我們以前都以為到父親這個年紀,似乎更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並且有個安穩的身家。

 

但2008年的一場金融海嘯,把劇中角色的中年計畫追得大亂,房子變小間、開慣的車子沒了、在旁歇斯底里的嬌妻跑了、孩子要自己打工才能完成學業,他一下子從白領打到魯蛇階級,循著他父母的路線,誰知世界局勢大變,不僅金融海嘯,中國大陸的企業崛起,相對低廉的人工也將他所服務的公司訂單搶走,所謂安逸的美國夢,到了中年以後,打回重作,你可以感受到他的茫然無助,世界的遊戲規則變了,而自己仍持續變老。

 

當然,我沒忘記這是寫給女性看的專欄,電影中有兩個同樣面臨中年危機的女性,卻完全採取不同的態度,一個湯姆漢克演的角色的前妻,受不了美國牧歌的解體,與她認為的丈夫經濟情況不如預期,而呈現歇斯底里的情況,一個長期被美國夢(以為那是永久保單)催眠的女性。

 

另一個湯姆漢克在沙國遇見的女醫生,當地醫界裡少有的女性醫生,也因如此在職場與婚姻上都承受了性別上的壓力,但她仍勇於面對身為專業女性,被投以的異樣眼光,甚至上半身全裸與湯姆漢克潛游進大海,她硬朗地說:「只有脫掉上半身的衣物,人們遠看才以為是兩個男人在游泳。」對自己應有的自由是這樣的無畏,同時知道這中間機巧的聰明,最後湯姆漢克還是因為中國企業給沙國的優惠,而輸掉了訂單,但他也因為這位女醫生而豁然開朗,準備離開依附在大企業的思維重起爐灶。沒什麼天生下來就應得的,世界在變,中年人的優勢也變了,無論老少,都是隨時準備重新開始的年代。

 

 

電影中這三個中年人,一個因為失去消費優勢而以為自己失去自由,另外兩個自知全球化潮流如此,重新得以從螺絲釘思考,認知真正的自由定義,有何不可?反正沒人知道未來世界會長得如何,人工智慧不斷發展、經濟學者也一再摃龜,這個世界正新的閃閃發亮,以前的電影《美國心玫瑰情》樣板人生結束,我們還有機會(或必須)再「年輕」一次。

 

你也會想看:

小村物語|中年歸零的感覺

徐璐 台東築夢踏實

馬欣|粗茶淡飯生之味 給早已初老的你

圖片提供:
VisualHunt

馬欣

馬欣

文章 16

在娛樂線工作二十年,持續觀察樂壇動態與採訪樂界人士。曾擔任金曲獎、海洋音樂祭評審等,文化評論與專欄文字散見於《中國時報》、《GQ》、《VOGUE》、MTV中文音樂網等媒體。著有《反派的力量》,對閱讀、音樂、電影有獨到見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