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n下負能量 日記裡的祕密

by  翟敬宜

一輩子,該把某些祕密永遠帶走嗎?不會先憋死嗎?

 

還是趁著沒失智,留在某處比較好?就像電影演的,下一代,下下代,忽然在某個盒子裡找到泛黃的日記,或幾封信?

 

但祕密出土後,會不會反而引人訕笑呢?

 

…以上一切,只因為我買到一本很棒的日記。數日來卻無從下筆。

 

 

每天都過得唏哩糊塗,沒啥特別的。

 

寫些回憶吧,又怕不小心自爆了啥。

 

我有在長輩走了之後,不小心翻到祕密的經驗,整個戲劇化的驚呆。好一陣子,才重新定義要怎麼記得他。

 

所以,到底該不該在日記裡坦誠一切,載入私密心事?

 

一陣反覆,新日記就姑且擱著。只在入手第一天拍了封面和內頁,po臉書公告周知…

 

咦!我發現了自己的問題。

 

我愛分享。能說的馬上說,不願自言自語或藏起來。

 

不好說的呢…過幾天就忘了。

 

該跟哪個人道歉的…馬上行動不是比較快。

 

真的不宜說的,白紙黑字留下來幹嘛?

 

太驚人了。莫非這是數位時代的副作用?人們被鼓勵分享,遠超過獨享。久了就成為一種慣性。

 

對日記失語。這症頭有點令我失望。畢竟我買了這麼一本美麗的日記。

 

希望有人告訴我第一天該寫什麼才好。

 

你也會想看:

從不會生活,變成會生活的人

 

圖片提供:
傻林

翟敬宜

翟敬宜

文章 26

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。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。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。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。典型晚熟人,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。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,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。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,若能形成偏方,歡迎一起服用。(速寫圖像©江長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