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n下負能量 燉煮它,放下它

by  翟敬宜

為了沒啥大不了的事,在腦子裡一直輪播、不斷懊惱,實在不划算。人們老說要放下放下,但哪有這麼容易。

 

就拿這遭遇來說吧。你匆匆出門,上了捷運搖搖晃晃。忽然有個儒雅端正的人湊過來。你以為他想問路,甚或攀談。

 

男子輕聲溫柔,猝不及防地對你耳語:

 

小姐,妳裙子的拉鍊……

 

你整臉刷地火熱,唯一的念頭是跳車。要你放下根本是句風涼話。好在這冏只糾結了一會兒。唯隱隱後悔著沒跟他道謝。

 

小尷尬嘛,當成熱炒盛盤上桌便可了結。但若是被辜負、被欺負而揮之不去的那種,總得時間夠了才能離火,否則咬在嘴裡依然卡牙難吞。

 

 

被辜負尤其難熬,像燉不爛的筋。

 

遭朋友出賣了,親人背叛了,愛人變心了,你的信任多情讓人當成了驢肝肺。那惱怒不只衝向辜負你的人,更燒進你的心,為了自己那該死的不長眼和推心置腹。

 

總要靠悠悠歲月和自我對話,緊縮的筋才能逐漸舒軟。等時間夠了,掀鍋一挾…啊!竟是層次豐富又耐人尋味呢。

 

「放下」如果很難做到。就讓它在小火裡慢慢成熟吧。重點是要轉好計時器,抽身走人。等嗶嗶響了,再管它不遲。

 

你也會想看:

不容易的功課|小村物語

 

圖片提供:
一百隻熊

翟敬宜

翟敬宜

文章 19

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。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。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。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。典型晚熟人,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。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,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。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,若能形成偏方,歡迎一起服用。(速寫圖像©江長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