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法律來自金星 聽說,現在的妳很美麗

by  賴芳玉

有一天,酷愛日劇的好友突然對我說:「我發現妳和松島菜菜子有點像。」我頓時溢滿被讚美的喜悅,但隨之感到氣餒,「是啊,年輕時常有人說我和松島菜菜子很像,唉,但現在逐漸老了,就沒這麼像了…。」

 

我說這話,只想「討拍」,沒想到好友笑了笑,竟毒舌地說:「妳放心好了,松島菜菜子也老了,皮膚暗沉、鬆垮,所以妳們還是有點像…」為此,我整晚甩臉子給好友看。

 

於是,我開始省思,為什麼女人臉上不敢有黑斑、皮膚不敢暗沉、肌肉不敢鬆弛、頭髮不敢花白、胸部不敢扁平、小腹不敢凸、大腿不敢粗,女人不敢變老變胖,怕被罵恐龍妹、被罵大嬸?

 

陽光基金會倡議臉部平權運動,2013年針對台灣10歲以上民眾身體意象與經驗調查。結果顯示,19.4%台灣民眾曾因外貌而遭受他人取笑,17.8%因外貌被取不喜歡的綽號,15.7%曾因外貌被批評。相當於每5個人就有1個人曾因外貌遭受不友善的對待。

 

因外貌被不友善對待,身體大尺碼的朋友,應該感受最深刻吧。

 

因此我打電話給「肉彈甜心」二人組的艾咪,誰是肉彈甜心?她們自我介紹詞是這樣的,「這是由兩個胖女子組成的團體,用我們的身體將美麗的框架擠歪。在肉彈的世界裡,人人都是甜心。」

 

我問艾咪:「妳們為什麼要開始倡議身體平權運動?」我猜想艾咪想提醒社會別歧視肥胖者,但她想得更深入:「我不想為了爭取對肥胖者的友善,而打壓到其他少數族群,例如外界最常指控肥胖就是不健康,我以前可能會回應,抽菸也不健康,為什麼不罵他們?但這種辯護,卻把抽菸的人拖下水,只是複製別人的壓迫而已。我後來時時提醒自己,不可以複製歧視和壓迫,我們只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在這世界上舒服地作自己。」

 

 

但在這世界舒服地作自己,必須滿足兩個前提要件,一個是自我接納,一個是社會的友善環境。

 

每次看到櫥窗、網購或電視上模特兒的穿著,把身形襯得纖細、飄逸又高雅,我就會開始幻想穿在自己身上的模樣,偶爾試穿,在店裡鏡前不斷目測自己和模特兒穿上的差距有多少,即便明知店面鏡子像是魔術,把身形線條拉得又高又纖細,還是不滿自己的樣子,覺得臀型好像過寬、大腿過粗,這件衣裳究竟遮住那些不ok的部位了嗎?這是無法言喻的焦慮。

 

艾咪說總以為自己身形肥胖,才經常被這社會糾正,但發現朋友已經很漂亮了,也是不斷經歷被糾正的情境,才赫然意識到:這個社會究竟放過誰了?

 

原來,這社會對美麗有自己的框架,只要脫離框架的外貌、身形,都會被這社會糾正。

 

英國女星綺拉奈特莉曾說:「我認為女人的身體就像一個戰場,攝影絕對是使其如此的兇手之一,……但我們的社會越來越攝影化,在日常生活中越來越難看到各式各樣不同的身形。」

 

是的,所有的鏡頭似乎都綁架女人對身體、對美的定義,以致女人為減肥而厭食、不斷耽溺於整形,對自己的臉、更對自己的身材欠缺信心,以致整個人因為身體不符社會大眾美的定義,而陷入自卑狀態,沒有一個女人敢為自己的身體、自己的美辯護,似乎對自己的身體失語。

 

最後我問艾咪,對於因身形困擾的女性朋友有無建議?她說:想給兩種人提醒:

 

第一種人,給那些覺得別人身體是她/他的責任的朋友:

 

每個人都有自己特殊原因而發展出現在的模樣,如果你不了解她過往人生,請也別輕易插手她現在的人生。

 

就如同陌生人好心拍著肥胖者的肩膀說,小姐,身體太胖對身體不好。但如不了解她過去面對什麼經歷,請別輕易給別人的人生什麼建議。

 

第二種人,給那些和她一樣體型肥胖的朋友:

 

經歷這些被糾正的日子,確實很困難,如果在這過程妳跌倒了,別勉強自己站起來,坐在那裏休息一下,等待自己可以面對了,再站起來也不遲。並建議找到支持妳的同溫層,當在外面受指責了,那些明白妳處境的朋友們會接納妳,給妳安慰與擁抱,至少他們不會對妳說:不然妳就減肥好了,無意間把傷痕累累的妳推入更苦的深淵。

 

是啊,我們總拿著社會對美麗設定的框架,譴責自己的不完美,然後帶著一身的自卑與焦慮去追求虛無的完美。艾咪聽後,笑著說:「賴律師,妳沒聽過嗎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求同醫生。」

 

所以囉,我們要隨時提醒自己,現在的妳已經很美麗了。

 

當然,也請整形醫師、商人或攝影師們,對美麗的定義,放手吧,否則在我們接納自己,並自認美麗的同時,又被社會標籤自戀而矯情,甚至被另一半指指點點,那該會有多悲哀啊。

 

你也會想看:

美麗 不該只有一種定義

桑塔格戀人的攝影

一個奇怪女生的成長經歷

 

圖片提供:
VisualHunt

賴芳玉

賴芳玉

文章 19

提倡兩性平權的公益律師,在為弱勢婦女提供法律協助的過程中,看見性別觀點的不平衡,時常導致社會輿論及判決方向忽略女性處境。「男人來自火星,女人來自金星」,究竟法律有沒有性別之分?她要以女性視角,點出司法中的性別盲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