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玉慧的世界之窗 高貴的作者芙羅拉

by  陳玉慧

如果近代史上有什麼女人讓我敬佩,那就是芙羅拉.蒂史坦(Flora Tristan)了。她是真正的先驅,馬克思早年的著作思想其實是來自於她。可惜,馬克思大名鼎鼎,而她早死且沒沒無聞。

 

芙羅拉的言行是社會主義理論的濫觴,對日後的社會發展有極大的影響,她不但是十九世紀最重要左派人權運動者,也是女權思想的發動人,沒有她,就不會有後來的馬克思。馬克思和恩格斯不但讀過她的書,去過她的沙龍活動,還公開讚揚了她下鄉去和工人對話的勇氣和做法。他們受到她的工人聯盟思想極大的啟發。

Flora Tristan一生都在為爭取自己的人權奮鬥,包括身份和遺產,離婚及孩子的撫養權。此外,她也留下了《女賤民的朝聖》、《倫敦漫步》等著作。

她是一名勇敢至極的女權主義者。1803年出生於法國巴黎,在那個風起雲湧的時代,隨後爆發法國大革命,但女子仍毫無人權可言,芙羅拉一生卻四處旅行,以自身性命為人權伸張。在那樣的年代,芙羅拉真是個徹底的「危險女子」。

 

芙羅拉的父親來自智利阿雷吉帕的望族,是西班牙海軍上校,家族在智利南部的政治影響力深鉅,芙羅拉一家人在巴黎過著富裕生活,但四歲那年,她父親過世了,不但未留下遺產,反而留下債務。從此她和母親陷入貧病交迫的悲慘世界。

 

但芙羅拉從來沒放棄過她自己,她從小打工(也學跳舞),學會手繪瓷器藝術,在母親的逼迫下,她嫁給店家老闆夏在爾(Andre Chazel),從此又步上一段不幸的生活,生了三個孩子,但丈夫賭性成疾,不但將財產一夕輸光,還逼迫她賣淫。

 

她一生都在為爭取自己的人權奮鬥,包括身份和遺產,離婚及孩子的撫養權。她沒得到身份,僅管人都到了秘魯,她還是個私生子,也沒得到該有的遺產。離婚,最後爭取到了,但不久她也死了。

 

在那個少有女性旅行的年代。芙羅拉一個人到秘魯去尋找父系家人,雖然未爭取到身家權利,但見証了秘魯動盪不安的後獨立時期,也寫了她的遊記《女賤民的朝聖》。

 

而她多年為一英國人家擔任家佣,好幾次也為了工作到倫敦居住,遂有《倫敦漫步》一書。

19世紀初出生的Flora Tristan,足跡遍及巴黎、倫敦、甚至南美洲,在那個女子仍毫無人權的年代,儘管顛沛流離一生也要爭取自己的人權。

在那個時代,離婚是巴黎社會鮮少的事,因不堪虐待,她遂上訴法院,為了逃離前夫的監控,她帶着女兒流亡,居無定所。整整十三年,芙羅拉不但堅持離婚,並指控夏在爾性侵自己女兒,夏在爾顏面無光,1838年九月的某一天下午,他在巴黎當街開槍射殺芙羅拉。

 

芙羅拉活了下來,從此在醫院度日,最後還是不敵肺結核病,但她打了廿年的官司贏了,終得離婚。

 

芙羅拉不但爭取女權,也爭取工人的權利,她一生以自己做示範,主張女性可以出外工作和離婚,報酬也應該合理,她一生最重要的書是《工人聯盟》,下鄉一個城鎮一個城鎮去拜訪工人,連法國女大作家喬治桑都是她的信徒,那本書於1843年出版,第一年只賣四千本,隔年便賣到二萬本。

 

芙羅拉的短暫生命,一直是一個人與整個世界抗爭,從出生起便是如此,用盡力氣對抗社會體制,才終於得以離婚。一個人不但要逃躲前夫追殺,還得養活三個孩子,失敗的婚姻,不穩定的經濟狀況,隨後病了,一生可說只有悲慘二字。

 

但芙羅拉始終還是沒放棄。她所做的是那麼有理,一百五十年後,女性至今仍無法同工同酬,女性在工作環境上仍遭受歧視,包括一些民主先進的國家,像在德國,女性主管和男性主管的比例是一比十,但誰也無法改變這個決定,包括女總理梅克爾。

 

她是如何走過來?在十九世紀的歐洲社會,很多女性做夢也不敢離婚或離家出走,而她卻堅持到底,是自信心足夠?自我感覺良好?或者那堪稱美麗的外表也多少幫助了一些?

 

我曾多次想過,芙羅拉從來沒灰心喪志過嗎?從來便不在乎那些漫漫長夜?一次又一次孤單的旅行?

 

我知道,她早已回答了這些問題,她是以她一生的生命回答。

 

法國印象派畫家高更(Paul Gauguin)是她的外孫,他後來在她死後這麼提到他的外祖母,「她是一個奇怪的女人,她是個無政府主義者……極可能不會煮飯,但她是一個非常特殊和迷人的女子,也是一位高貴的作者。」

Flora Tristan1803年出生於法國巴黎,在前夫當街開槍試圖射殺她而受傷的六年後(1844年),因肺結核病逝世於法國波爾多(Bahutiers)。

你也會想看:

聶隱娘的女性覺醒

女人加薪得加倍努力

中年女子單身後

 

圖片提供:
VisualHunt

陳玉慧

陳玉慧

文章 10

陳玉慧(Jade Y. Chen),早年在法國學習戲劇, 後旅居德國,寫作領域包含小說、散文、劇本和評論。文學創作之外,曾為德國法蘭克福廣訊報等新聞媒體擔任特約撰述,亦從事戲劇和影視策劃工作。 小說作品《徵婚啟事》曾多次改編為電影及舞台劇和電視影集,是長年暢銷書。帶有自傳色彩的長篇 「海神家族」曾獲得香港浸會大學主辦的第一屆紅樓夢獎決審團獎,以及台灣文學館金典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