馮宇的日常設計課 Lesson11:瀨戶內海的庭園

by  馮宇

今年正逢三年一度的日本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」,這個分為春、夏、秋三個展期的跨島藝術展演,預計吸引百萬參觀人次,周遭許多朋友已經推薦多年,因此公司趁著清明過後,特地安排了一趟藝術之旅躬逢其盛。我們住在高松,飯店離港口不遠,每天需要登上不同的島嶼參觀,配合船期銜接,行程委實緊湊,不過我仍特意留下最後一天不出海,前去一個外地遊人比較少拜訪的景點。

 

 

認識一座城市可以有許多面向,我習慣透過文化的留存演進來理解她,高松市作為日本四國最重要的行政區,從「高松城」築城距今已400多年的發展歷史,當地不只有國人喜愛的「讚歧烏龍麵」,起造於16世紀末的「栗林公園」更是值得一看的重要文化遺產。栗林公園的前身是四國(古稱:讚歧)當地士豪佐藤一族的別莊,時代動亂幾經更迭,進入江戶時代後,由藩主松平家族所接收,改稱「栗林莊」,並逐步擴張為佔地75公頃的日式「大名(諸侯)庭園」,修建時間長達百年,直到明治維新,廢藩置縣,才以「栗林公園」的名稱對外開放。

 

上述所提的「大名庭園」,是17至19世紀江戶時代一種集大成的日本造園風格,由於社會安定,各地諸侯「炫富」之餘不忘追求風雅,開始建造別邸享樂,將自古日本禪院中的枯山水、方丈、池庭乃至茶室、茶亭,羅列佈局,各異其趣。有關日式庭園的發展與風格,在此略過不贅,日本傳統建築中,我對於禪寺、庭園具有很高的興趣,一方面是維護得宜,仍能保持極佳的賞遊品質,最主要的是,自己總能從中領略到古時中國文化對於日本的影響,以及日人消化吸收後所反映出的風貌佳趣。

 

 

栗林公園分為以近代西方式樣為主、開闊疏爽的「北庭」,以及移步換景、回遊式庭園的「南庭」。我心中第一名的「回遊式庭園」,當是由14世紀臨濟禪僧夢窓疎石所建,京都嵐山天龍寺的「曹源池庭園」,老和尚取法中國道家精神、山水畫、借景、擬形、隱喻……等手法,讓「山海島洲」收為一方池庭,開創出日式造園新局,是日本庭園的原點,更列入日本「國家史跡.特別名勝」之首。而日本有所謂三大名園:金澤「兼六園」、岡山「後樂園」與水戶「偕樂園」,其中我曾造訪「後樂園」,卻也帶有些許失望,比起栗林公園南庭的跌宕多姿、雅趣橫生,「後樂園」反而缺少含蓄靈動的「想像力」,也難怪栗林公園博得不少「景致實為三大名園之上」的評價。

 

整體來說,栗林公園的秀美仍帶有濃厚的中國園冶精神,例如西面緊鄰的紫雲山,索性藉由規劃將其借景於中,感受自然變化;園中各式湖泊小徑,曲折有致,湖中小島陳置奇石,頗具江南園林旨趣;甚至還有「飛來峰」、「掬月亭」這類的中式命名。庭園造景是設計的一種範疇,而栗林公園正是中日文化交流衝擊下,所綜合孕育而出的審美式樣,歷經歲月,如今依然贏得詠嘆。一切的人為制度終會隨時空消逝湮沒,文化的格局與高度卻能超越其上,延續相承,帶給人類文明的原生力。此次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」之行,來自當今各國藝術家的作品,讓在海島的我感受到強大的藝術能量;旅程的最後,漫步栗林公園的我,則是彷彿走過四百多年的物換星移,交織中華大和的相契相通。

 

你也會想看:

水鳳凰 展現東方美的創意首飾

王心心 開展南管新風貌

五百年的Lifestyle寶典

 

圖片提供:
馮宇

馮宇

馮宇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FOFFICE

文章 12

設計企畫公司「IF OFFICE」負責人。 工作內容包含商業廣告、書籍裝幀、唱片設計、包裝設計、 商品開發、品牌形象規劃、編輯企畫、展覽創作……等領域。 並於「學學文創」及各大專院校定期開設相關設計實務教學課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