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沙發 李欣芸與吉雷米 遇見最美的台灣

by  李玉玲
每個人都能用自己的方式,說這片土地的故事。

2 016年第一場「女人沙發Women’s Talk」,來了首位男性與談人-法國的吉雷米,和曾獲金曲獎的作曲家李欣芸對談。一位活躍於音樂圈、一位是喜歡路跑的作家,看似沒有交集的兩人,因為台灣有了緊密的情感連結。李欣芸花了兩年時間旅行台灣,創作「故事島」音樂專輯;十年前來台當志工的吉雷米,從不會說中文,如今國、台、布農、阿美語四聲帶,還揹著三太子環島馬拉松,跑出一本書《南法跑者用雙腳愛台灣》,更跑出一段姻緣,八月即將迎娶台灣老婆小乖。(也在台灣遇見真愛:韓良憶與Amy為愛勇闖他鄉

 

這場「Hello,台灣!」對談,有李欣芸熬夜準備的音樂影片,有吉雷米「台到骨子裡」的發言及笑話,輕鬆氣氛下談著嚴肅的「愛台灣」主題。

活躍於音樂圈的作曲家李欣芸(右),與來自南法的吉雷米(左),聊起台灣的可愛欲罷不能。林敬原/攝影

問:有一句話說: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,有人覺得台灣紛亂、鬱卒,有人說多彩、快樂,你們覺得?

 

李欣芸(簡稱「芸」):以前覺得台灣又髒又亂,恨鐵不成鋼,出國留學後想念牛肉麵、魯肉飯,覺得自己的「狗窩」才是最舒服的。

 

吉雷米(簡稱「米」):大家好我是來自法國的吉雷米(Remy Gils)。很多人叫我「吉米」,我姓吉,名雷米,怕大家不清楚,乾脆用台語暱稱「一粒米」,台灣的米很好吃。

 

我二十六歲來台,快十年了,已把台灣當成第二故鄉。我喜歡台灣的方便,便利商店、菜市仔、夜市,住在這兒不會餓死。台灣另一個好是很安全,半夜走在路上沒問題。大家總以為法國很浪漫、安全,浪漫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,尤其住在法國大城市半夜不敢隨便在外面走。

 

 

問:雷米來自美麗的普羅旺斯,欣芸是長在台北的高雄人,談談故鄉對你們的影響。

 

米:高雄故鄉?還是法國故鄉?法國有點忘了!(笑)我生長在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的亞維儂,那裡有葡萄園,釀出全世界最好喝的葡萄酒,保證喝到「麻ㄙㄟ麻ㄙㄟ」(台語,醉到神智不清之意),有櫻桃園,八月還有薰衣草,玩上一個月都沒問題,每年七八月我會在那裡當導遊,想去玩可找我。

 

芸:我生在高雄,幾個月大就來台北,很羨慕雷米有老家可回。以前,我的眼睛總是往外看,想去天涯海角,不會注意自己生長的地方,二十多歲到美國念書,美國人問我來自那裡?我說:台灣,他們以為是泰國。回國後對這塊土地多了很多情感,開車經過水上、初鹿、芬園…對這些地名很陌生,才有了做《故事島》專輯想法。

《故事島》專輯封面設計與蕭青陽合作,以傳統剪紙訴說台灣故事,呈現八八風災、檳榔樹、台灣黑熊和總統府等意象。李欣芸/提供

問:雷米大學念的是地理系,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勇闖天涯?欣芸喜歡什麼樣的旅行?

 

米:大學念的是地理系,想出國接觸不同文化,第一次長途旅行是到泰國,當背包客玩了一周後,就在當地做了半年志工。回法國後一心想再回去,我找到巴黎外方傳教會,原本第一志願是到泰國當志工,名額已滿,就選了台灣,2006年10月來台,開啟我和台灣的緣分。

 

 

芸:旅行是增長見聞很好的方法,我有一群一起旅行的姊妹淘,也會一個人出發。我迷戀旅行,喜歡在飛機、火車上寫東西,在隔絕的空間讓心靜下來,是很好的獨處時刻,很多曲子都是在交通工具上寫的。

同場加映:萬芳與徐譽庭 有種友情叫一起變老

 

米:我坐飛機會緊張,什麼事都不能做。回程時看見台灣國旗才鬆口氣,終於回家了!

 

問:欣芸說旅行像首歌,妳對城市的記憶是從音符開始?

 

芸:旅行時感官被打開,不只視覺,還有聽覺、嗅覺,看到感動的事物我會想用音符記錄。雖然現在都用電腦創作,但我對紙有很深的依戀,家中堆滿譜紙,一有靈感馬上寫下,有時做夢夢到一句,好棒!真是上帝給我的禮物。怕忘了,趕緊起來記下,起床後依著譜紙彈彈唱唱,發覺也沒那麼好,做夢感官會放大吧。

 

 

米:妳出國旅行會不會帶泡麵?

 

芸:不會。我喜歡嘗試當地食物,但我的姐妹淘會,尤其長途旅行好像要帶泡麵才有安全感。

 

米:我現在到國外也會帶泡麵。

 

問:雷米剛來台還不會說中文,現在已能說國、台、布農及阿美語,甚至寫書推廣,談談學習語言的心得。

 

米:到一個地方一定要學當地語言,入境隨俗才能融入當地文化。剛來台時我只會說:你好、謝謝。除了看書自學,最重要是,要和人多聊天,不要怕講錯。我的朋友台灣人居多,剛開始當然會「聽攏無」,越講會越進步。我寫了三本書教法國人講布農語、阿美語和台語,寫書不為賺錢,目的是保留快消失的語言。有一次和一位布農阿嬤講母語,她都哭了,現在很多五六十歲以下原住民不會說母語,這樣下去,再過幾十年原住民語言可能會消失。我已學了兩族,現在搜集泰雅語資料,但最近跑馬拉松太忙,進度比較慢,還要加油。

 

 

問:欣芸花了兩年時間旅行台灣,出版《故事島》音樂專輯,談談這個計畫的發想。

 

芸:一次旅行時,我想為台灣各鄉鎮都寫一首主題曲,我帶著相機以兩年時間環島,尋找和土地的關連,創作了四十多首曲子,收錄為台北、日月潭、墾丁和台東四個主題,出版「故事島」專輯。有人聽了我的音樂跟著去旅行,一位聽友陳柏亨跑到墾丁龍磐公園拍星星,得了攝影獎。我很開心,希望每個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說這片土地的故事。(聽見台灣:范欽慧 聽見寂靜的力量

 

李欣芸的聽友陳柏亨跟著《故事島》的音樂旅行,在墾丁龍磐公園拍下燦爛星空,並以此張作品得了攝影獎。陳柏亨/攝影

我很佩服雷米願意擁抱另一個文化,以保存原住民語言為使命。前幾年參與《很久沒有敬我了你》音樂會,我和部落有了更多連結,才發現原住民文化有好多寶藏值得挖掘。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主題曲使用阿美族郭英男的歌聲,紅遍全球後我們才驚覺,這美麗的旋律是來自台灣原住民。

同場加映:以莉高露 被土地呼喚的歌聲

 

 

問:雷米流的是法國人血液,卻有個台灣人靈魂,地震、風災都跑去當義工,還揹三太子環島馬拉松,用中文寫《南法跑者用雙腳愛台灣》一書,怎麼會有這個靈感?

 

米:我是「肖仔」!背二十五公斤三太子繞台灣一圈跑了一千一百公里。馬拉松環島我跑過兩次,第一次一個人花了兩個多禮拜,第二次背三太子難度更高。2012年我參加新店一座廟宇主辦的路跑賽,第一次看到三太子,一見鍾情。(小乖:我是他的二見鍾情。)當時以為是吉祥物或卡通人物,不知道三太子在民俗宗教的代表性。回家後一直想,就去找廟的主委,提出想借三太子環島的構想。主委以為我病了,我說對台灣文化有興趣,想完成一項挑戰,也讓國際看到台灣文化,主委被我感動,決定開車做後援補給,他大概怕我這個阿兜仔落跑吧。

 

 

環島計畫公布在臉書上,一小時就有幾百人想要陪跑,第一天從新店跑到淡水,很快就後悔了,三太子真的很重,很悶,只能從嘴巴的小洞呼吸,奇妙的是,跑到第三天就不累了,越跑越快,感覺三太子在推我,我和祂變成一體。這趟旅程感受到台灣濃濃的人情味,阿嬤送我水、補給品,甚至紅包,每一段路都有人陪跑,偶爾幫我背三太子,否則一人背全程可能會「起肖」。跑完回到台北掛急診三次,身體傷害太大。

因為背著三太子馬拉松環島,吉雷米遇見老婆小乖(左),台灣成為他的第二個家。吉雷米/提供

環島跑到台南時遇到來陪跑的小乖,當時背著三太子不能與女生互動,假裝不理她,但心跳加快。我第一次環島是因前女友劈腿療情傷,現在反而感謝她,如果沒有劈腿我不會開始環島馬拉松,不會認識這麼好的老婆。

 

問:欣芸用音樂記錄台灣,看到台灣那些好與不好?愛台灣的雷米有何懇切建言?

 

芸:台灣雖小,有高山有海洋,好像也沒那麼小。(米:如果跑步環島,就知道台灣一點都不小。)做《故事島》專輯時,最難忘的不是旅遊書上的景點,而是無意走到的山間小徑。走路是認識一個城市最好的方法,才能看到細節。那趟旅行收穫很多,看到台灣更多面向,台灣雖小仍有值得探險的地方。

同場加映:千里步道 改變的起點在腳下

 

 

 

台灣是我的家,聽到批評當然會有情緒,但一味說台灣好也不行。有時看政治新聞會有很多憤怒,但電視上講的不是全部的台灣,我們應該用心、用腳自己認識這塊土地。

 

米:凡事有好有壞,沒有十全十美。台灣最美的風景當然是人,我最生氣是聽到「台灣是鬼島」。有些人從沒離開過台北,卻要說別的地方不好,或者被媒體洗腦,沒有自己的判斷和思考。

 

小乖:有一次「去」法國,雷米說,不是「回」法國,而是「去」。我和雷米逛市集,隱約聽到一個攤商說到台灣,只見雷米臉色變了,和那個人爭執起來。我聽不懂法文,回家後問他,才知道攤販說,他賣的都是法國製,品質很好,不像大陸和台灣製。雷米很生氣說:「我在台灣住那麼久,台灣很多產品品質很好都外銷,你可以講大陸不好,但不要講台灣。」

今年小年夜美濃大地震,吉雷米第一時間跑去擔任義工。

問:談談近況?

 

芸:現正忙著電影配樂專輯出版計畫,將之前寫的《練習曲》、《雙瞳》、《軍中樂園》等配樂重新編成管弦樂版本,六月會到保加利亞錄音,預計十月出版,年底也計畫在台北、高雄舉辦兩場結合多媒體的音樂會。

2012年,《故事島》專輯舉辦音樂會,於台北國家音樂廳及香港演藝學院演出。

 

米:我和小乖現住在高雄湖內,經營「小乖跑馬路運動購」網路商店,是跑馬路,不是「跑路」(台語,落跑之意),台灣真的很瘋馬拉松,所以最近很忙,對路跑有興趣的朋友常會找我們諮詢。歡迎對馬拉松有興趣或任何問題,可以在臉書留言,很樂意分享我的經驗。

 

 

觀眾提問:欣芸學古典音樂,後來轉往電影配樂不同領域發展,談談中間轉折?

 

芸:國一開始念光仁音樂班,主修大提琴,上台我會緊張流手汗,很早就知道自己無法成為馬友友,每回練琴練一練就開始玩自己的東西,寫曲子參加比賽。

 

人的未來會走什麼路,冥冥中上帝已安排好。作曲像是從空白畫布開始,從一兩小節的音符慢慢堆積,加上小提琴、鼓、貝斯編曲,產生不同表情,進錄音間終於成為一首完整樂曲。我很享受這個過程,即使工作到半夜也不覺苦,很開心能走自己的路。

 

圖片提供:
林敬原、李欣芸, 吉雷米

李玉玲

李玉玲

文章 39

大學念的是新聞。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,少了政治口水,多了藝術的活水。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,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。記者多年的職業病,成了好奇寶寶,和人聊天時,不自覺會像在訪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