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沙發 老靈魂潮文化 創業家的浪漫冒險

by  李玉玲
全世界都在經濟快速發展中,面對「什麼該保存?如何保存?」的課題。

2016年10月,「女人沙發Women’s Talk」邀來三位傑出創業女性—丁菱娟、馬永欣、謝雨彤,對談「文青創業,老靈魂正潮!」。三人個性不同,背景不同,但有一共同點:年紀輕輕就離開舒適圈,勇敢追夢。

創業前輩丁菱娟(中)說,謝雨彤(右)、馬永欣(左)把理念和生活態度化為品牌,因此創造了獨一無二的價值。林敬原/攝影

馬永欣,把北投老旅館改造為人文旅店Solo Singer,被知名旅遊網站TripAdvisor評為最佳旅店;謝雨彤,跳脫傳統茶產業思維,創立精品茶XIE XIE,被歐洲時尚秀及威尼斯影展選為指定飲品。

 

馬永欣說,創業的每一天都有挫折,但她的人生比寶可夢還好玩。「計畫趕不上變化」嚇不倒謝雨彤:「人生因此有了美好的相遇。」身為創業前輩,丁菱娟則鼓勵年輕人:為夢想冒險一次。「台灣年輕創業家創意都很棒,但要Think big,Dream big。」

 

問:雨彤和永欣不到三十歲創業,看上的卻是「老」靈魂-烏龍茶和老旅館,談談XIE XIE(謝謝茶)、Solo Singer Hotel創立經過。

 

謝雨彤(簡稱「謝」):家裡從事茶葉批發,但以前的我喜歡喝咖啡勝過茶;直到去英國留學,發現不只在英國,世界各地都有英式下午茶,開始思考:台灣烏龍茶製作工序繁複,精緻度不輸紅酒,為什麼只有自己知道?回國後在傳統茶產業摸熟後,決定成立品牌。
(你也會想看:XIE XIE TEA 台灣茶征服歐洲皇室)

 

 

 

XIE XIE(謝謝),是我的姓,也是品牌的核心:時時懷著感恩心把茶文化推向國際。茶,不只是飲品,更有深厚的文化底蘊,我想用年輕的方式介紹給消費者,讓大家知道喝茶也可以很時尚。

 

馬永欣(簡稱「馬):大學畢業後到國外旅行一年,後來在中國工作,職務關係跑了一百多個城市。有了這些經驗,我決定和朋友打造一間旅店。上網把台北市收費一千元以下的旅館清單列出,一一聯繫,包括北投這間已有六十年歷史的賓城旅社。第一次去繞了好久,車子開不進去,而且竟然沒有溫泉!老實說,第一眼並不喜歡。但慢慢了解北投的歷史,開始驚豔,藝術家朋友也一個拉一個,以「自己的房間」為主題參與改造,賦予老旅社新的生命。

 

很多人都好奇:為什麼旅館取名Solo Singer ?最近乾脆邀請客人入住時「唱歌交換下午茶」。其中一對美國兄弟在不同國家工作,三年沒見;彼此個性不同,連去哪裡玩都會意見不合,但合唱一曲後他們相互擊掌,非常開心。後來,我們把影片寄給兩人,這對兄弟說,因為Solo Singer才有機會「結合」在一起。我們想創造的,就是家的氛圍。

(你也會想看:Solo Singer 老旅社晶亮照北投)

一年一度於美國內華達州黑石沙漠舉行的「火人祭」創辦人來訪Solo Singer。馬永欣/提供
Sabrina Shen /攝影

丁菱娟(簡稱「丁」):兩位創造的不只是產品,而是理念和生活態度,當品牌脫離產品層次,與消費者產生情感連結,才能創造獨一無二的價值。

 

問:菱娟說,創業是最浪漫的冒險,浪漫在那裡?

 

丁:浪漫在終於有機會把夢想化為實際。但浪漫的另一面是冒險,創業是理性與感性的交戰,要有感性的心,理性的腦,先問自己要什麼?為了這個目標願意付出多少?想清楚了,Go ahead!

 

謝:最近剛從冰島回來,出發前沒有規畫,卻意外碰上約翰藍儂遺孀小野洋子每年在VIDEY島為丈夫舉辦的「想像和平塔」點燈儀式。如果旅行都計畫好,或許就不會遇到這麼美好的活動。有時No plan is plan,但沒計畫不是漫無目的,而是敞開心接受各種可能。變化,也可能超乎預期地美好。

 

遼闊、冷調的冰島,總能幫助謝雨彤沉澱、整理自己。謝雨彤/提供

馬:我喜歡法國作家朱爾·凡爾納所寫的古典冒險小說《環遊世界八十天》的故事,如果固守原點,就不會有意外的相遇。創業的確是浪漫的冒險,雖然每天打開email面對現實一點也不浪漫,但有機會透過自己的品牌實踐一些想法,影響別人,也改變自己,這是最浪漫的。

 

問:菱娟說,挫折要趁早,成名慢慢來。三位如何面對挫折?

 

丁:我開過三家公司收了兩家,失敗經驗蠻多的。挫折是人生的必然,越早來越好,付出的成本較低,也會化為人生的養分。想做的事情不要只停在腦海裡,值得冒一次險,但要非常專注,生命就會啟動無限可能。

 

面對人生抉擇時,我會啟動天使與魔鬼的內心對話。天使說:「加油!再努力一下就到達目標。」魔鬼又說:「算了吧!你不是這塊料。」我會讓他們對話一陣子,慢慢釐清真正想要的是什麼。創業時也擔心失敗了怎麼辦?後來想想,頂多再回去當上班族,還是可養活自己。(你也會想看:馬雅芬 就這樣把50嵐推向國際)

 

 

當人生的歷練無法控制住名氣,可能是災難,所以,成名要慢慢來。挫折,讓人學會彎腰、珍惜。

 

馬:失敗或成功往往是以一個時間點來論斷,時間拉長來看,只是過程而已。前陣子抓寶可夢,玩了一天就覺得自己的人生比寶可夢好玩,我的每一天都在收集寶物,遇到問題就打,把自己練得更強。人生是流動的狀態,不斷面對各種挑戰。

 

謝:放棄努力,才是真正的失敗。挫折或許得繳學費,損失某些東西,但我常想:幸好是在三十歲碰到這些問題,而不是年紀更大的時候。

 

問:Solo Singer 除了旅館,還發展出Solo Singer Life等其他品牌,XIE XIE今年則進駐文華東方酒店開設概念店,談談品牌新的規畫。

 

2016年,Solo Singer 與陳明章老師的台灣月琴民謠協會共同展出「跟著月琴去旅行」。

馬:Solo Singer是有機的發生,慢慢長出今天的樣子,很多事情都不在規畫中發生。原以為自己只是經營一間小旅館,世界經濟論壇找我們分享,去年中國某地方政府想把Solo Singer經驗複製到當地,才發現全世界都在經濟快速發展中,面對「什麼該保存?如何保存?」的課題。別人Dream big,我是Dream small的小確幸代言人,如果可以在家鄉小角落找到人生價值,社會發展的基礎才會更穩固。

 

謝:XIE XIE創立初期以「書本」概念做為包裝設計,也是從藝文小清新出發;今年文華東方酒店找我們設概念店,藉此機會從視覺到走向重新定位,更確立「精品」的發展目標。品牌創立時,我的目標是進駐巴黎知名時尚選品店COLETTE,今年終於達成。精品化,前面的路或許很辛苦,但到了一個位置,後面就水到渠成。(你也會想看:旅人的澎湖灣:寫在博弈公投之後)

 

 

 

丁:硬實力時代已經過去,未來品牌的戰場在軟實力。我在一些新創事業計畫擔任導師,發現台灣年輕人創意都很棒,但只敢尋求小確幸,不敢拚大市場,我常鼓勵他們Think big,Dream big,大膽一點,視野才會開闊。

 

問:菱娟自世紀奧美公關公司退休時,給自己的挑戰是辦演唱會?

 

丁:十幾年前開始,每年耶誕節我會寫下明年要完成的三件事。人的時間有限,一年三件慢慢累積,就會找到人生關鍵字。年輕時曾在民歌餐廳演唱,總覺得還有未完成的夢想,從世紀奧美退休時告訴同事,如果要辦告別派對,就幫我辦個演唱會吧!當你真正完成一件事,開心指數破表,遺憾又少一樁。

 

 

創業時忙工作,羨慕別人多才多藝,我卻只會賺錢。四十歲我立定目標每年要學一項新東西,它幫我打開一扇窗,人生有了不同風景。現在正在學日文,想去京都long stay。

 

問:雨彤及小馬呢?

 

謝:短期目標還是把XIE XIE做好,目前全力籌畫明年參加摩納哥皇室一項活動。

 

馬:除了每年的旅行,個人重要目標是:周處除三害,最後一害就是本人,如何讓自己越來越好。

 

問:做為公司領導者,如何選擇工作夥伴?

 

馬:有時覺得自己像穿著商人皮衣的藝術家,有時又像披著藝術狼皮的商人,我不喜歡下指令,希望一起討論。價值觀是我選擇夥伴的標準,每個成功公司背後一定有爭吵,但只要站出來就是一體,因為,團隊的根本信念是一樣的。

 

謝:我的領導風格很隨性,沒有太多規則。人的本質最重要,能力可以慢慢培養。以前曾用過一位國際市場顧問,他的目標是大量鋪貨,與XIE XIE精品定位不同,這時就得當機立斷,才不會讓品牌走到不對的方向。剛創業時很天真,相信人性本善,不太注重合約,吃過很多虧以後,現在簽合約都很謹慎。

 

 

丁:我一直在學習:做事堅定,做人柔軟。人生永遠是感性與理性的衝撞、平衡。創業最常遇到的狀況是:可以共苦,無法同甘。賺錢往往是衝突的開始,這時也考驗領導者有無智慧解決。

 

觀眾提問:提到小確幸貶抑成分居多,小確幸能否做大成為產業?

 

丁:妳的逆向思考很好。但台灣市場經濟規模不大,小確幸變成產業需要政府政策支持,光靠民間難度比較高。過去台灣發展科技,設立新竹科學園區,上中下游產業鏈都在那裡,做到全世界的市場。科技之後下個產業在那裡,文創?醫療?觀光?目前還沒看到政府宏觀的策略。

(你也會想看:大前研一桑 年輕人想的跟你不一樣)

 

 

觀眾提問:XIE XIE如何走向歐洲市場?

 

謝:走向國際,第一步很重要,我的建議是到歐洲參展。XIE XIE參加的第一個展覽是巴黎家飾展,除了讓品牌曝光、陸續被歐洲時尚秀及影展看見,來自全世界買家的意見,也可做為重要參考。做品牌不是把自己認為的「好」推給消費者,而是要了解他們喜歡什麼;XIE XIE花了兩年時間研究全世界茶品牌,把台灣烏龍送到德國烘焙廠,結合歐洲花茶進行口味研發,才做出歐洲人接受的味道。

 

觀眾提問:台灣青少年比較不敢一個人到國外冒險,旅行經驗豐富的永欣有何建議?

 

 

馬:我喜歡旅行,但不覺得每個人一定需要旅行,台灣缺的不是愛旅行的人,而是有世界觀的人,與其做個行動的旅行者,不如當個精神及知識的旅行者。

 

觀眾提問:對於年輕後輩創業有何建言?

 

丁:傾聽內心的聲音,堅定地走下去,生命會告訴你答案。品牌重要的核心,一是文化內涵,二是人才,走向國際時,不能再以台灣思維用人,而要善用當地人才。

 

觀眾提問:支持XIE XIE和Solo Singer走下去的信念為何?

 

謝:產業新興時是一片藍海,出現對手後,惡性競爭就成了紅海,這就是XIE XIE把品牌定位在精品的原因,精品超越不易。大家或許好奇:摩納哥皇室為什麼選中XIE XIE?因為,其他品牌長得都很像。有人創品牌時會綜合各家品牌優點,這種作法是危險的,因為,沒有自己的樣子。正確態度應該是,做完市場研究後,創一個還未出現的品牌,初期或許有些冒險,但有自己的樣子,價值才會出現,才會被看見。

 

 

丁:現在已不是老少通吃的時代,要清楚你的目標客群為何,用心經營。如果要開發新的客群,可以再成立次品牌。

 

馬:最近,一位中國客人問:「Solo Singer 除了桌子、月曆,還有什麼是復古?」我的答案:「這條巷子很平凡,但它承載了時代的痕跡。」我們要保存的不是老舊東西,而是每個昨天。Solo Singer像是膠水、民間外交部,為時代的價值留下印記,把台灣和國際觀光客緊密連結起來。

 

圖片提供:
林敬原、XIE XIE、Solo Singer Hotel、丁菱娟

李玉玲

李玉玲

文章 39

大學念的是新聞。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,少了政治口水,多了藝術的活水。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,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。記者多年的職業病,成了好奇寶寶,和人聊天時,不自覺會像在訪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