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人女力 跆拳道全國冠軍背後,那位再苦也不肯犧牲兒子夢想的母親。

by  葉奕緯
看見兄弟倆上課時雙眼發光的樣子,阮玉清決定咬牙堅持下來,讓他們繼續學。

桃園平鎮高中跆拳道校隊的吳天貴,是當地的風雲人物,他與弟弟吳天富從小就學習跆拳道。家境貧困,買不起腳踏車,兩兄弟就跑步上下學當作體能訓鍊。三年前吳天貴代表平興國中踢下「102年度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」跆拳道73公斤級全國冠軍,更獲得2014年總統教育獎。

 

吳天貴、吳天富是母親阮玉清的驕傲,也是互相的依靠。她說:「自從丈夫過世後,因為怕鬼,幾年下來都和兒子睡同張床,睡不著時就握握兒子的手,會比較快入眠。」

面對命運捉弄,阮玉清溫柔且堅強以對。葉奕緯 / 攝影

二度工傷事故 阮玉清新婚夢碎

 

阮玉清的先生吳金塗過世三年多,病因是肺積水。「從越南到台灣時,我一句國語都不會講,就匆匆被送到醫院照顧病人,原以為要照顧的人是公公,想不到竟是……」。原來丈夫在工廠上班,粉刷用具使用不慎,切傷了左腿又細菌感染,醫生判斷要截肢;轉院後新醫院換了一種療法,用大腿其餘部位的肉補齊傷處缺損的肉塊,才避免了截肢命運。

 

當時阮玉清剛下飛機,就在醫院待了一個多月,照顧先生的起居。因為語言關係,不敢外出,嫁來台灣改善娘家生活的願望,一下子化為泡影。

 

「那時候,我跟老公常常抱在一起對著窗外流淚,我什麼都不能做,只能陪他哭。」

 

後來先生傷勢好轉,回到工作崗位,想不到二兒子出生後五個月,又有一樁噩耗傳來:「他工作時,工廠滾燙的熔鐵不慎傾倒,送醫急救時全身55%燙傷,左半身都被燙到,整個臉都扭曲了。」她睜大雙眼,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。

 

那時家裡沒有錢,還有兩個孩子要養,雖然工廠老闆允諾每月補償五萬元,仍入不敷出。她白天到醫院照顧老公,晚上回家照顧孩子,等孩子入眠後做手工貼補家用,再怎麼努力做到半夜,也只能多賺五、六千元,被生活重擔壓得喘不過氣。

 

「老公從醫院回家休養時,二兒子看到多月不見的爸爸變了一個樣,嚇得躲起來,當時我們每晚都流淚,他也不敢出去見人。」

(你也會想看:RCA工人喚起職災議題的重視)

 

扛下經濟重擔 讓孩子展翅飛翔

 

幸而與鄰居漸漸熟識後,有些新手媽媽會請阮玉清幫忙照顧孩子,讓她多了些收入。兩個兒子讀小學時愛上跆拳道,找到抒發精力的管道。頗有天份的吳天貴學到一定程度後,開始四處比賽,得獎就將部分獎金交給母親,希望減輕媽媽的負擔。

吳天貴(左一)代表平興國中踢下「102年度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」跆拳道73公斤級全國冠軍,更獲得2014年總統教育獎。吳天貴 / 提供

吳天貴說:「曾經有個晚上睡不著,偷聽到爸媽討論是否還讓我們繼續學,因為家裡實在無法負擔學費了,那晚我眼淚一直流、一直流……。後來他們心軟,硬著頭皮讓我學,真的很感動。」

 

雖然老公一度不想讓孩子繼續練,但阮玉清看見兄弟倆上課時雙眼發光的樣子,以及聽到可能無法繼續時的傷心表情,便咬牙堅持下來。那時的教練也很幫忙,讓兩人只繳一人的學費就好,貴人相助之下,才有現在的成就。

 

然而不幸的命運再次找上這個家庭,吳金塗的身體不斷惡化,終至不治離世。「他是一個好丈夫、好爸爸,很努力保護我,賺的錢都交給我管理,平常只留一點吃飯錢。雖然他希望火化完,把骨灰灑到大海就好,別浪費錢買靈骨塔,但我還是沒聽他的。」說到這裡,她早已哭得滿臉通紅。

(你也會想看:吉絲卡用愛陪伴口足畫家丈夫)

 

溫柔並堅強著 期待苦盡甘來

 

吳天富說,爸爸走後,媽媽總是一早就起床準備早午餐,然後到工廠工作到晚上,連假日都要上班,所以有時他會幫母親做飯,母子三人一起吃晚餐。

 

走在阮玉清居住的大樓裡,她不時與鄰居、警衛打招呼寒喧,大家都笑呵呵的與她說話。雖來自另一個國家,堅強的她早已和這片土地融合在一起。

 

 

吳天貴說:「媽媽一路走來風風雨雨,很讓人心疼。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向媽媽好好學越語,以便更了解媽媽和她的故鄉。」

 

「移人女力」系列由「非常木蘭」與「移人」共同企劃

圖片提供:
葉奕緯、吳天貴

葉奕緯

葉奕緯

文章 5

一位對移民工議題有感,認識很多越南和印尼朋友的人。曾在四方報擔任記者,現在正職是經典雜誌撰述,兼職在移人當獨立記者。會一點印尼語,曾跟隨印尼移工到他的家鄉蘇門答臘,待在他們家一個月,會見他上百位親戚朋友,向他們介紹一位來自臺灣、喜歡印尼的記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