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地關懷 黑熊森林裡 有萬物的靈魂

by  陳姵穎
試圖讓觀眾體認生態研究是怎麼一回事,同時帶出黃美秀和林淵源永恆的兄妹情。

「現在看都覺得片子好像不是我拍的,拍攝時每一刻都是痛,但現在那個痛已經離得很遠了。」拍了六年,在這慢了幾拍才透出濕冷冬味的12月初,李香秀的《黑熊森林》終於要上院線。

 

會說痛,或許是因為拍攝紀錄片從不簡單輕鬆,田野調查是基本功,耐心和毅力是必備條件,耗費的時間和金錢難以計量,還要透過與被拍攝者之間的互動去呈現核心觀點。更甚者,這些有形無形的成本,有極大的可能得不到合理的報償。可在那巨大的艱苦裡,總有某些東西,讓投身紀錄片領域的人心甘情願。

黑熊媽媽黃美秀(右一)的尋熊記,催生了《黑熊森林》。李香秀 / 提供

對李香秀來說,每支紀錄片都是一個提問,一個尋找答案的過程。

對李香秀而言,支撐她的力量,除了來自內心對所處環境的提問,也包括過程中得到點點滴滴的知識滋養。拍《消失的王國─拱樂社》讓她關注在地歷史,《南方澳海洋紀事》讓她體悟任何事物都與生態相關;《黑熊森林》則讓她深刻體會生態研究者的艱辛、黑熊斷掌問題的迫切性,以及森林的迷人之處。

 

記錄有熊國的日常

 

事實上,在決定拍《黑熊森林》之前,李香秀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走入山林,更遑論是背著裝備登山。一開始只單純地想,拍完海不如也來拍山,加上擅長拍人物,「我也考慮過拍巡山員,應該會很有趣。」

 

一路構思,她忽然想起多年前聽過的黑熊媽媽黃美秀。著迷於第一手研究筆記集結而成的《尋熊記》中,1988年至2000年黃美秀尋熊的那段過程,以及她與布農族獵人、巡山員林淵源歷經生死關頭的深刻情誼,李香秀上網搜尋了黃美秀研究室的電話,憑著一股衝勁,跟著研究團隊,走入大分「有熊國」。

(你也會想看:黃美秀 黑熊媽媽的尋熊記)

 

 

 

大分位在玉山國家公園的核心地帶,得重裝徒步三天才能抵達,因有大量青剛櫟等植物,提供豐富的食物來源,在冬季吸引台灣黑熊從四面八方到此逗留,也成為黑熊生態重要的研究地。為捕捉這個台灣陸域生態最大型動物的身影及研究團隊的種種,李香秀入山近三十趟,最長一待就是月餘;除了偕同志工扛專業的電影攝影機入山,還自費從國外買了13部自動攝影機,並運用Canon 5D Mark II、Canon 7D搭加倍鏡和空拍機等不同器材進行記錄。

 

在李香秀眼裡,黑熊很可愛。「可能是因為遇到的情境。」六年中僅目睹七次,但每一回都讓李香秀難忘。有次是看到黑熊像玩溜滑梯一樣從樹上溜下來,另一次是走過某個轉角,遠遠就撞見一隻黑熊坐在那裡吃東西,「屁股圓圓的,像貓熊圓仔!」有隻黑熊因為有一對如米老鼠般的圓圓雙耳,被李香秀暱稱為Miki,牠不只一次出現在自動攝影機的鏡頭前,好奇嗅聞、磨背,甚至拆掉一台自動攝影機,這些片段都被收錄在紀錄片中。

(你也會想看:《老鷹想飛》林惠珊守護黑鳶)

 

 

「有熊國」當然不只有黑熊,水鹿、獼猴、食蟹獴、條紋松鼠……通通是成員,獨自蹲點等候動物的辛苦和枯燥,並非常人能體會。但談起透過鏡頭相遇的各種動物,李香秀雙眼發亮,「簡直拍得欲罷不能,拍太多了,好難取捨,後來忍不住一直求剪接師『不要剪掉這個、不要剪掉那個』!」這也成為《黑熊森林》的另類特色—在呈現黑熊相關議題之餘,展露大分多樣的動物世界。

(你也會想看:天地有情 都在吳金黛的音樂裡)

 

感念亦師亦友的林淵源

 

山林中人與人之間的革命情誼,是李香秀刻畫的另一個重點。透過跟拍訪談、黃美秀提供的錄影帶和請動畫師繪製的動畫,李香秀試圖讓觀眾體認生態研究是怎麼一回事,同時帶出黃美秀和林淵源亦師亦友、永恆的兄妹情。

巡山員林淵源與黃美秀共患難、相扶持的情感,是片中另一條動人的軸線。

一講起林淵源,李香秀止不住傷感,「沒有林大哥的支持,就沒有《黑熊森林》。」不管是為所有人向山神和祖靈祈求平安、獨行20公里替拍攝團隊整理營地、揉麵烤餅為眾人止飢,或是下山後的閒聊,這些都讓李香秀滿懷感激。這部片也意外留下林淵源在山林中最英姿煥發的身影─今年6月,這位永遠的布農族獵人脫離癌症的折磨,前往另一個世界。

 

這讓李香秀相當遺憾,「沒有讓林大哥看到《黑熊森林》完整的樣子。」可也讓她下定決心,「一定要在今年完成這部片。」

 

《黑熊森林》終於上映。那些拍攝期間的痛楚、汗水及淚水已遠,李香秀在乎的是能不能讓珍惜、愛護動物的意識在更多人心中扎根,給予研究保育人員支持和掌聲。即使已馬不停蹄出席多場試映分享,她語氣中的興奮不減:「12月9日首映那天林大哥的家人也出席!」當銀幕上林淵源的身影出現時,即使帶著遺憾,但李香秀說,「一定完成這部片」的承諾,我做到了。

 

 

圖片提供:
李香秀

陳姵穎

陳姵穎 http://peiying0608.blogspot.tw/

文章 22

始終相信文字具有感動人心的力量,而「書籍是人類最偉大的信仰」。 還有力氣就要去旅行,想感受這個無邊的大千世界,同時了解台灣這座島嶼。 沒有成為攝影師的天分,但依然喜愛用相機捕捉細微而美好的瞬間。 偶爾寫寫作,還在摸索屬於自己的音頻,繼續嘗試各種可能,期許自己能漸漸從小寫的writer逐步走向大寫的Write。